安阳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点此@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009|回复: 12

[求助] 苏艳红你已经六年没回家了,苏爸爸想你愁的满头白发啦~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4 19:4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此@注册

x
       微信图片_20190404183715.jpg        苏艳红,你今年应该28啦!2013年也就是你大学毕业的那年,正值青春年华,因琐事和父亲(苏爸爸)拌嘴争吵,你负气离家出走,
算起时间,已经漂泊他乡整整六年了……
       离家第一年的时候,还能打通你的电话,你说出外奋斗两年就回来了,你可知道,偶然通过同乡得知你在山东,苏爸爸专门跑去山东看望你,结果扑个空,你说不要报警也不要找你,不然你会逃的更远…
       再后来你电话也换了,亲朋好友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在何方。有人说你可能到南方了,妈妈让爸爸去南方试一下找找你,可是茫茫人海,又该何去寻你?
微信图片_20190404183748.png
       苏爸爸说唯一能得到一丁点讯息的就是你的QQ号码,我看过了,距你上一次空间更新还是18年,你可知道,你的爸爸妈妈现在想你是整夜失眠,将近五十岁的二老早已满头白发。闲下来的时候就是翻开你的QQ空间看一下,因为那里面有你的生活照片,他们也尝试着给你留个言…
这是趁你父亲工作时我偷拍的背影, 微信图片_20190404183619.jpg
       你已经长大了,父母也在慢慢的变老了!

       苏言红,不管你在外面混的好与不好,想家了,就回家来看看,或者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吧!




发表于 2019-4-4 20:39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岁数大了,看到啥都想哭。
孩子,回家吧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4 21:2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孩子,回家吧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4 21:4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家吧,老人家想你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4 21:4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当父母的泪往心里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4 23:1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啥现在这样的孩子不少呢?哎,悲哀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4 23:3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逆子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5 07:5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种孩子,不要也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5 08:3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2018年9月19日,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值班室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“对方是位男性,河北口音。”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高警官告诉记者,当时是他接的电话,对方称想要田营村村干部田平安(化名)电话,买点粉条。田营村正好是高警官管辖的村庄,便从电话录上找到田营村村干部田平安的电话告诉了对方。后来,令高警官没想到的是,这个陌生电话居然变得神秘起来,让他们发现失踪11年少年的踪迹。没多久,电话就打到了田平安手机上,来电显示河北沧州联通。“你们村有没有一个叫田英俊的?”那头突然出现一个令田平安陌生但又熟悉的名字。田平安心想,难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失踪11年的本家侄子吗?顿时,田平安变得紧张起来,开始不断追问对方,“我认识他,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田英俊?他现在在哪儿?”而对方不紧不慢,一再让田平安保密此次通话,只字未提田英俊现在的位置。2018年9月19日晚上,田英俊的堂哥田巍宏(化名)拨通了神秘来电。经过一番交流,田巍宏得知可以找到弟弟的几个重要线索:一个河北省沧州市的联通电话;田英俊在一个农场干活;特别受罪;田英俊的老板是村干部
2018年9月21日,安阳县公安局警方同田英俊家属一起驱车赶往河北省沧州市。安阳县警方在行驶途中迅速与沧州市公安局打拐办白警官联系,说明原因后,想要白警官帮忙查询神秘电话的确切位置。很快,白警官回复说,神秘电话的确切位置是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。根据之前获取“田英俊的老板是村干部”这一线索,当日18时20分许,多地警方来到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王某某家。据田平安回忆,起初王某某说村里没有田英俊,后来又说自己家地里有个河南人。在王某某的带领下,大家沿着村东头玉米地行走了一公里左右,看到几间破房子。当他们走进破房子时,从房屋内走出来一个衣衫褴褛、浑身散发馊味的瘦弱男子。在田巍宏提供的视频中,记者看到了当时解救的现场。“你是田英俊吗?”警方急忙上前询问。“是”该男子面对一群人的到来不知所措,非常胆怯地说。随着警方进一步询问,该男子说自己叫田英俊,家住安阳县永和乡田营村,并且非常清楚地说出了家庭成员的名字。经过仔细辨认,田英俊认出了田平安和田巍宏。田巍宏一把搂住自己11年未见的堂弟泣不成声,而田英俊面对家人的到来十分开心,但对堂哥的拥抱却瞬间躲闪。“当时看到孩子黑瘦黑瘦的,很脏,没有人样,十分可怜。”田平安说,刚开始看到田英俊没认出来,因为他走丢时满头乌黑头发、皮肤白皙,而面前的田英俊却像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。
据他讲述,2007年跟表姐夫坐火车去天津打工,随后到天津汽车站,表姐夫有事说离开一会儿,让他在原地等。没过多久,就有两名男子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拽到一辆车上。“我当时听那人打电话说,把人带走了。”田英俊,他个子小,不敢反抗,被带到离天津不远的一个工地绑钢筋,干了一年多。后来两年里,辗转又被人带到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不同的工地干活。除了管吃住,均没领过一分钱。“后来,我被人带到河北省沧州市及庄砖窑干了快一年,认识了王某某的老婆。”田英俊说,他在砖窑干活时认识了同在砖窑干活的王某某老婆。他清楚地记得砖厂停工后,他被困在一个院子里,有人看着,出去就会被打。田英俊回忆,王某某老婆让其去她家工厂干活,每月给工钱。田英俊不愿意去,但还是被王某某和其老婆带走了。

田英俊被带到王某某自家的拔丝厂干活,也就是他被解救的地方。田英俊干了一个月后,他去要钱,王某某不给他,也不让他走,说他没身份证又没钱,坐不了车,走不了。从那以后,王某某开始频繁地对他进行打骂。拔丝厂一年多就倒闭了,后来田英俊在王某某家养了三年猪,又烧了三、四年果木炭,后来又养猪、干农活,直到被解救出来。据田英俊介绍,整整七、八年间,王某某从来没有给过他钱,王某某老婆倒是给过他钱,但都是几块钱。穿村民给的旧衣服,一床被褥没换过,活干得慢就会被王某某打骂,“他经常用手机角砍我的头,你看这坑,都是他砍的,头顶的头发也是王某某拽掉的。”田英俊摸着自己的头说,记者在田英俊的头上确实看到一些旧的痕迹。据田英俊回忆,手机砍头、踹肚子、棍子打、扇耳光、拧耳朵、砖头扔都是常有的事,长期低血压营养不良,让他经常性晕倒,一个耳朵听不见。有一次被王某某踹完肚子后上不来气,差点死掉。记者在田英俊的检查报告上看到,田英俊的耳朵确实有问题。

记者问,这么苦,为什么不跑,离开王某某家?田英俊低下头,目光愈发的呆滞和无奈。“他们看着我,我不敢跑啊。”田英俊回答说,他一共逃跑了三次,每次都被王某某追回来进行打骂,最后一次,王某某告诉他,如果再跑就把他的腿打折。从那以后,田英俊再也不敢跑了。2019年4月3日下午,记者致电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,一名女性工作人员以自己不知情,陈姓工作人员以开会为由挂掉电话。截至发稿,记者没有得到泊头市警方任何回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4-5 08:55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的是来报恩的,有的是来讨债的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此@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安阳论坛 ( 豫ICP备11019084号 )

豫公网安备 41050502000901号

GMT+8, 2019-7-20 14:0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